心悦

陆小凤成亲啦

最近江湖中最热门的消息就是浪子陆小凤要成亲了。由于有了之前幽灵山庄,黄石镇等故事,江湖中人以为又是一出戏。然而有一个人却证实这个消息。这个人自然是陆小凤的竹马花满楼。有人看见花满楼和朱停夫妇、司空摘星还有整整一马车的礼物风风火火地直奔万梅山庄。花七公子一向低调,这次却放话要好好为陆小凤庆祝。江湖中最快的是什么?西门庄主的剑?偷王的腿?陆小凤的手?还是花七公子的耳朵?都不是,是消息。虽然大家都知道陆小凤要成亲了,但是对于这位新娘,大家却一无所知。这却不是陆小凤的主意,要拜花七公子所赐。
话说陆小凤是个闲不住的性子。自己到了大漠。嗯,这次没有麻烦,纯粹是他想出去溜达溜达。有一天,陆小凤刚从客栈出来,就听见一阵马蹄声。转过身就看见一位红衣少女骑着白马。他只觉得眼前一亮。那少女明眸皓齿,环珮叮当,说不出的灵动。陆小凤知道,她是必须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的。虽然根据以往的剧情发展,出现的美女不是有求于他,就是要他的命。但是这次,他觉得若她想要什么,哪怕是他的命,他也是心甘情愿送给她的。然而这次,没有麻烦,没有意外,没有阴谋。他们很快就在一起了。三个月后,两个人回到江南。陆小凤决定与她成亲。必定要先带她回去与好友见面。然后有些事情就变得不可控制了。
那女子叫灵琳,人如其名。灵气十足的女子。陆小凤首先带她去见了竹马花满楼。却没想到,一向淡然冷静的花满楼,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温润如玉的花满楼,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他变成了灵琳的铁杆粉丝以及两人的cp粉。灵琳的武功很好,花满楼:凤凰武功也很好,凤灵cp最配!!!在花满楼入坑以后,司空摘星也来凑热闹并且迅速开启了粉丝属性,两人迅速写出了三四本同人话本子。陆小凤:……灵琳:……
出于陆小凤惹麻烦的体质,cp粉花满楼开启了绝对防护模式。足不出户,动用了花家护卫,暗中保护小楼,把有麻烦携带者和隐藏麻烦携带者全部拒之门外。对此陆小凤表示:不用这么紧张。灵琳表示同意陆小凤的观点。然而花公子和司空摘星却坚决表示不行。陆小凤的红颜知己们听到消息后,想看看能收服陆小凤的女人到底怎么样,均被花满楼不温不火地挡回去。花满楼再一次挡人之后,决定马上把陆小凤和灵琳送到万梅山庄。庄主收到消息以后,觉得能让花满楼转粉,肯定不简单。马上组织应援活动。所以当一行人到了的时候,陆小凤看到了一场盛大的粉丝见面会。灵琳表示:他们做咩啊?陆小凤:我不知啊?他们做咩?我睇也睇不明白。花满楼:防止黑粉入侵,从我做起!
后来的后来,陆小凤和灵琳在一个很美的地方成亲了,过得很开心很幸福。五年以后,他们有了爱的结晶。小小凤长得很像灵琳,眼睛大大的,睫毛长长的。相当讨人喜欢。

小苹果

吵架吵习惯了,他总说我傻,说我笨,说我弱,说我不像个女孩。他说他安慰人的本事越来越好了。我知道是为什么。和他在微信里互怼,我把《最好的我们》的句子讲给他。“有一天三块八的小苹果被放到五块八的大苹果那里,一开始它觉得可开心啦,可是后来才发现人们挑苹果的时候总是把它扒拉到一边去。”我看到他的状态栏里一会显示对方正在输入,一会没有,反复几次。最后他发过来的是,你不是三块八的小苹果。

两个戏精(二)

        自从花满楼和司空摘星迷上了话本子,两个人就开始时不时地演起戏来。有时候是照着话本子演,有时候是自编自演。什么执剑真人与凤凰花仙,什么江湖侠客与大家闺秀,什么名门正派与魔教妖女。只有想不到,没有演不到。这两人还总是拉着陆小凤来欣赏他们的表演,然而那画面太美,陆小凤觉得有些承受不来。再一次观看花满楼与司空摘星恩怨情仇的表演之后,陆小凤决定和他们谈一谈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花兄啊,你看看啊,你是江南花家七童。江湖中人的花七少侠,姑娘们的如意郎君。人们称你为君子。”陆小凤斟酌着词句。“所以,陆兄的意思是……”花满楼问。“咱们能不能不要看话本子了?”陆小凤脱口而出。“这话本上有些故事的确很有意思,陆兄没有读过,不知其中玄妙之处。”花满楼一本正经地说。“我还用看?你们不是正演着呢吗?”陆小凤小声嘟囔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这么没趣儿呢?这话本子呀,内容包罗万象,引人入胜。”司空摘星忍不住插嘴道。“你好歹也是偷王,偷东西才是你的职业好吗?你都多久没偷东西了?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?”陆小凤翻了个白眼。“切,你管我,我们这是为你好。你想想你那个惹麻烦的体质。自从我和花满楼开始看话本子,麻烦是不是再没有过?”司空摘星不甘示弱,翻了个更大的白眼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司空兄说的没错,正是如此啊。这说明话本子有利于武林和谐发展。减少不必要的麻烦,没有麻烦就没有阴谋,没有阴谋就没有死伤。”花满楼说道。“花兄的想法着实有道理,我们应当建立一个话本子组织,就叫话本阁好了。定期组织话本演出,为我们的武林发展做出贡献,将话本子发扬光大。”司空摘星与花满楼一拍即合。只剩陆小凤一人独自凌乱。陆小凤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。于是他问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麻烦少了许多吗?”花满楼和司空摘星表示难道不是伟大的话本子的作用?!陆小凤淡淡地说:“因为想要找我们麻烦的人。看到温润如玉的花公子和鬼马精灵的偷王之王居然沉迷话本,无法自拔,全都笑到停不下来。又看到我陆小凤受到两个戏精的摧残,他们觉得这世上还有比着更可怕的事情吗?所以他们都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花满楼:“嗯,我觉得陆兄的提供的素材特别好,写成话本肯定很多人买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司空摘星:“不能再同意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陆小凤:“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在做什么?”

两个戏精

天气刚刚好,陆小凤坐在百花楼舒适的椅子上,和花满楼喝喝茶,聊聊天。他们刚从漠北回来。喝过漠北的烧刀子,再品江南的茶,别有一番滋味。“蹬,噔,噔。”一阵有节奏的声响传过来。百花楼一向不落锁不闭户。只要是需要帮助的人,来这里一定没错。陆小凤也曾说过:“怕是只豺狼进来,花公子也必定会以礼相待。”当时司空摘星很不服气地反驳:“花公子这样的君子,豺狼也不忍伤他,要是只小鸡,可就不一定了。肯定要做人家的盘中餐。”陆小凤拿起花满楼的扇子,打了他一下,笑说:“若真是豺狼虎豹,恶贯满盈之人,倒还好说,就怕是看上花公子的美人来访,哭着要以身相许,你说我们花公子该如何自处?”司空摘星:“……”花满楼:“……”
说得也巧,来的这位就是位美人,还是位大美人。美到当见过那么多美女的陆小凤都觉得她与众不同。她既有大家闺秀成熟稳重之美。既有小家碧玉的温婉可人之美。既像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,却又有经历世事沉浮一般的沉静大气。那女子向二人行了个礼。花满楼说:“姑娘来我百花楼所为何事?”“二位公子可愿听我讲个故事?”那姑娘柔柔地说。“那是自然。”陆小凤笑着说。“从前有位执剑真人,心如皎月。有神鸟凤凰,随性潇洒。两人为千年好友。凤凰涅槃渡劫,真人竟舍了半身修为来助他。凤凰渡劫泣血,那凤凰血蕴蓄出艳丽的花朵。真人说这花是由凤凰泣血而生,便唤做凤凰花吧。他精心照顾凤凰花。日久天长,那花竟通了灵性,化出人性。因感念真人照顾,一心想要报答。却苦于没有机会。终有一天,凤凰和真人下凡修行。这花便化为女子之身,想要报答真人的恩情。”说罢,便用一双含情的美目望着花满楼。花满楼虽看不见,却能感受到这灼灼目光。陆小凤轻咳一声,说道:“姑娘看着花公子,想必是想说我家花公子就是那真人。姑娘你是花仙喽。”“这故事既是讲与我二人听的,那凤凰一定是陆小凤吧。”花满楼接着说。“是的,二位猜的不错。我此次前来就是来报答真人恩情的。”女子说道。“花兄啊花兄,你说你今生招惹人间的桃花也就算了。没想到前世竟连天上的仙女都不放过。当真不是君子。”陆小凤调侃道。“这花是你惹出来的,所以恩也要报给你才对。”花满楼摇摇扇子说。“真人,我一心为你,你怎能将我推给他人?我前生无法和你结成良缘,今生再不愿与你分开。”那女子听他二人对话。顿时急了。花满楼极认真地回答:“傻瓜,我方才说这些不过是为你好。你为我下凡,这一片痴心,我怎能不感动。只是我如今已不再是什么执剑真人了。不过是个看不见的瞎子,我又怎么能耽误你呢。”女子捉住他的衣袖,眼中泛泪,“我不在意,若你说你舍得我,我便再不纠缠。”花满楼也感受到她的悲伤。他语气放得极致温柔说:“我,我不舍得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所以司空姑娘能放开我的衣服了吗?”那姑娘揭开了面具,竟是司空摘星。“太有意思了,哈哈哈哈〜〜嗝。”司空摘星和花满楼笑个不停。围观了一番“郎情妾意”的陆小凤凉凉地说出两个字:“戏精。”心里想着,要把花满楼和司空摘星的话本子全都扔掉。不然下次说不定又作出什么妖来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未完的系列,第一发
陆小凤随着母亲去花府。父亲半个月前写信说和花伯父把恶贯满盈的铁鞋大盗抓住了。可是花满楼却受了伤,大病一场。母亲说先不能打扰花满楼养病,所以到现在才来看望他。陆小凤很担心花满楼。从马车下来的他几乎是冲到花府去的。以往花府都是热闹的。可是现在,他感觉到悲伤和无奈笼罩着花府。“爹爹,花伯父,花伯母。花满楼呢?他不知道我来吗?他好点没有?”陆老爷摇了摇头,神色间却是疼惜。花家夫妇勉强撑出一丝微笑。“小凤凰来了。七童他受了伤,眼睛,已经看不见了。去看看他吧,他在房里。你去看他,他必定高兴。”陆小凤瞬间怔住,“看不见了……”陆小凤喃喃地说。转身跑到花满楼的房里。他推开门,看到花满楼坐在床上,神情专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听到有声音就转过来头来,轻轻地问:“是谁?”陆小凤看这他的眼睛,还是那么明亮,那么清澈,让人看了就安心。可是那双眼睛再也看不到这世间美好的一切。看不见亲人,看不见手足,看不见山河锦绣,看不见日出日落,也看不见自己。他觉得心里很难受,一时间没有出声。“是谁在那?是你吗?陆小凤?”花满楼虽是疑问,语气却很坚定。说着站起来,凭这感觉向陆小凤走来。陆小凤急忙走过去,拉住他在桌子旁坐下。“我看不见了,父母和哥哥们还有陆伯父请了好多大夫过来,都没有用。但是我没事。刚开始知道看不见的时候,我真的很害怕,可是过了几天。我就不怕了。我开始熟悉屋子,我走了好多遍,摔了好多次。终于彻底熟悉了。我在这间屋子里已经行动自如了。眼睛看不见,我还有耳朵,还有鼻子。你不知道,这几天,我的耳朵变得特别灵敏,你一进来,我就感觉是你。原本没注意过你的脚步声,居然一下子就听出来了。陆小凤,你,你别哭,我真的没事。”陆小凤从小就不爱哭。可是现在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掉。花满楼忙乱地帮他擦着眼泪,陆小凤吸吸鼻子。拉住花满楼的手。“嗯,七童最坚强了,我不哭。七童还有父母兄弟朋友,七童还有我。从现在起,我就是你的眼睛。等我们长大了,就去闯荡江湖,行侠仗义。世间万物我替你看,讲给你听。”陆小凤坚定地说。花满楼反握住他的手。两个孩子许下了不变的誓言。
“陆小凤,陆小凤,醒醒。都快到中午了,起来了。”花满楼拍了拍熟睡的陆小凤。陆小凤揉了揉眼睛,看着眼前的花满楼,笑了。原来是梦到的儿时花满楼初盲的时候。还好,那段时光自己陪在他的身边,还好,那些黑暗的日子已经过去,还好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在。

陆花微博超级话题

陆花开了超级话题,超级话题首周必须达到1000有效帖。【有效帖:带#陆花# 并且超过15字】以后的每周要200有效帖+5精华帖
如果无法满足会被退回普通话题,并且无法再申请开通了。大家有玩微博的就去水个帖子吧。我们萌的陆花第一甜。

竹马小甜饼

三岁的花满楼长得白白嫩嫩,虽然没有日后俊朗的风姿,却胜在可爱。圆圆的脸蛋,圆圆的发髻,像个小奶包。一笑起来眉眼弯弯,十分惹人喜爱。
一天,小花满楼拿着两串糖葫芦蹦蹦跳跳地去找小陆小凤。却发现小小凤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,两只小手拄着小圆脸,那总是笑着的小脸现在皱成一团。“小凤凰,你怎么啦?”小小花问。“花花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小小凤声音闷闷的。“怎么会?花花最喜欢小凤凰了。”小小花急切地说。“我都看见你牵小霞儿的手了,送她花了,还笑得特别甜。”小小凤还是很不开心。“你不喜欢,那我以后不牵她的手,也不送她花,好不好?”小小花小心地问。“那你只能牵我的手,送我花。”小小凤听了小小花的保证,愉快了许多。“嗯嗯,给你吃糖葫芦。”小小花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小小凤,笑了。小小凤突然脸红了,“花花,你别这么笑,你一这么笑,我就想亲亲你。”小小凤罕见地有些害羞。“那给你亲。”小小花把脸凑过去,小小凤“啾”了一下他的小脸,心情大好,露出了他的两个小酒窝。“我亲了你,你也亲我一下吧。”“好啊。”小小花亲了亲他的小酒窝。两个孩子各自拿着糖葫芦,笑声传了很远很远。

如果花满楼黑化了

温润如玉心思缜密郎艳才绝的花七公子,如果黑化了,那么众人会是什么反应呢?
陆小凤:花满楼曾经说过,如果有一天我陷入黑暗,他会化为一盏明灯,为我照亮回家的路。如果花满楼不再是花满楼,他曾热爱的一切,都不爱了,我也会为他守住这一切,等他回来。但是只要是他想得到的,不管那是什么,我都会为他拿到。
司空摘星:花满楼帮陆小凤解决疑案,装作黑化的样子。后来虽破了案子,与众人道明原委,可也有人说花满楼七岁盲眼,又是世家公子。和当年的蝙蝠岛主何其相像,怕是第二个原随云吧。后来这个人被陆小凤打得花满楼都认不出来。
西门吹雪:花满楼黑化的可能和我再不拿剑的可能性是一样的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能阻他的只有陆小凤。(西门庄主一直很简单明了。)
叶孤城:若花满楼黑化了,这武林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。像他那样的人,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呢?只要有些心思,陆小凤必定为他寻来。
大智大通:不存在的。花满楼不仅会流云飞袖,还会灵犀一指。幽灵山庄一案足见他心思缜密观人入微。花家又富甲一方,人家为什么要黑化。再说了,花满楼还用黑化吗?只要笑一笑,小心心全都给他了。(#^.^#)

由陆花引发的西叶决斗

      紫禁之巅决战以后,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成了好朋友。因为他们发现如果对方被打败了,以后只怕再没人能成为自己的对手,于是他们成了好朋友。听起来很不可思议。但是剑神和剑仙的思维自然不是我等凡人能理解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,西门庄主和叶城主正在万梅山庄的静心亭中下棋。“庄主……”管家欲言又止。“说。”西门庄主一直坚守着简洁明了的原则。“陆公子把那株素心梅折了枝,插在梅子青瓷瓶里。说是那梅花好看,花公子喜欢。”西门吹雪手执黑子,落在棋盘上。“随他去。”西门淡淡地说。管家并没有走。“花公子把那株酒梅梅花摘了,说酒梅酿的酒别具一番风味。”管家说。“随他去。”说着,拿起另一枚棋子。他神色清冷。叶孤城却发现他拿着棋子的手有些用力,不禁暗笑。管家接着说“陆公子说今天中午想用药泉泉水煮糖醋鱼吃。”说完,小心地瞧着西门吹雪的脸色。“没事,下去吧。”西门吹雪语气听不出什么。叶孤城把手中白子放在棋盘上。“陆小凤一向混蛋,怎么花满楼也跟他一起胡闹?”叶孤城有些疑惑。“他俩一起长大,花满楼就是再君子,总是要变得混蛋一些的。”西门吹雪把混蛋二字咬得格外重。叶孤城看着西门说:“那你可真要离他二人远些,若你也变得如他们一样,我只怕会一剑结果了你。”“我也想着离他们远一些,今年二人已经在我这儿耗了小半年。”西门有些无奈。“我竟不知,这二人脸皮如此厚,也不知你会如此纵着他们”叶孤城笑着说。西门用手支着头,幽幽地说:“只怪我今年已经出庄四次。”叶城主仿佛懂了什么。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西门吹雪如此懊恼,陆小凤和花满楼也真是厉害。
     “花兄你看,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,叶城主也在。”陆·厚脸皮·小凤和花·厚脸皮·满楼正好走过来。“叶城主来的正好,我酿的梅花酿今日开封,想来滋味必定不错。”花满楼浅笑着。“这好像是我的庄子。”西门冷冷地说。“哦,对了,我耳朵虽然没有花兄好,但是刚刚我好像听见叶城主说我二人脸皮厚啊。”陆小凤无视了散发怨念的西门庄主。“陆兄没有听错,叶城主确实这么说的。”花满楼补了一刀。叶城主眨了眨眼睛,显得很无辜。“对了,我听管家说今天吃糖醋鱼?”叶城主巧妙地转移话题。花满楼点了点头。西门吹雪把棋盘收拾好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拿起了手中的剑,“叶孤城。我们决斗吧。”西门吹雪郑重地对叶孤城说。“嗯?”叶城主显然没有跟上西门庄主的思路。“输的人养鸡养花。”西门吹雪面无表情地说。

花满楼吃醋记

      那日花满楼正坐在小楼中抚琴,陆小凤浇花。画面一度很和谐。“陆小凤你给我出来!!!”娇俏的女声传了过来。花满楼停下抚琴的手,拿起折扇打开,轻摇几下。“牛肉汤姑娘,造访小楼有何贵干?”花满楼礼貌地问,眼睛却看向陆小凤。陆小凤给了他一个“我也不知道”的眼神。陆小凤总是忘记花满楼看不见。“花满楼,三天前他与我一夜风流,却又不告而别,你说我该不该找他?”牛肉汤略带哀怨地说。“你个小丫头,满口胡言,说谎话是要被狼吃的。”陆小凤瞄着花满楼的脸色争辩道。“说不说谎自然不是由你评判,花满楼,三天前的那个晚上,你是不是很早就睡了?还睡得很沉?”牛肉汤问。“是,那天我睡得很早,也睡得很好。”花满楼道。陆小凤暗叫不好。这小丫头片子,早晚真的把她变成牛肉汤。“你可知,那是为什么?”牛肉汤又问。“听姑娘的语气,想必知道个中缘由,花七愿闻其详”。花满楼浅笑着。
       花满楼很少生气,越是不爱生气的人,生起气来就越可怕。比如此时的花满楼浑身散发着杀气。牛肉汤道:“陆小凤那个混蛋,在你茶中了药,想要与我私会。”陆小凤瞪了她一眼,心虚地看着花满楼。果然那杀气更盛了一点。“姑娘说的可是那十足十的幻影散和安心香?”“你还对花满楼用迷香?!”连牛肉汤也很惊讶。陆小凤苦笑道:“你看他那副样子,不下点重药,怎么行。”“这么说,你那天没被迷晕?”牛肉汤虽然知道花满楼的厉害,可是那药着实霸道,连药王都得费些功夫才能解得开。又无色无味,花满楼到底是怎么发现的?牛肉汤觉得自己有点转不过来弯。“姑娘不必惊讶。一个瞎子总要有点防身之法的。”花满楼淡定地说。“所以一开始你就知道我在说谎?那为什么不拆穿我?”牛肉汤忽然有点生气。“小孩子总不希望大人拆穿他们的谎话。再说,我还想知道姑娘和雪儿编谎话的功力到底谁更强些。”花满楼一本正经地回答。牛肉汤简直要气死了。飞身出了小楼,大叫道:“陆小凤是个大混蛋。花满楼也是个大混蛋。两个大混蛋真讨厌。”陆小凤听了,不由地笑起来。这个傻丫头,还挺可爱的。
        可他忽略了一件事,花满楼的杀气。“我错了。我不该在把花浇死以后不告诉你。我本想着那晚迷晕你。再找一株的。谁知道让那丫头钻了空子。”陆小凤小声说。“还有呢?”杀气未减。“还有?”陆小凤不知所以。“牛肉汤能找到你,说不定薛冰也要来了。还有欧阳情和沙曼。”在花满楼的碎碎念中,杀气渐渐消了。陆小凤终于知道那杀气是怎么来的了,七童吃醋了。不过七童吃醋的方式还挺特别。意识到这一点,某只小凤凰傻笑成小鸡。花满楼也开始收拾行李,拿着小包袱,带着傻笑的陆小凤投奔西门吹雪。
        当西门吹雪再次看到两人时,他一贯清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人间烟火气。“今年这是第三次了。小半年,你们俩都在我这儿。难道陆家花家已经养不起你们了?”若是平时西门只会让两人住下。但是现在花满楼身上明显带着醋味。高冷洁癖的剑神不爱吃酸的!!!“听说秀青姑娘在花府做客?”陆小凤贼兮兮的。“今年我已出庄四次。还有三月,便是新年。”庄主悠悠地说。“那我们就呆三个月好了。”花满楼和陆小凤一起说。庄主突然觉得今年的名额应该留下两个的,这样便不用等到明年才能炖鸡摧花了。